珠海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箭魔 千二百零三章 紫衫龙木

发布时间:2019-12-05 08:07:15 编辑:笔名

箭魔 千二百零三章 紫衫龙木

钟离昧如今的居所是清风城中的一间破庙,而这里也是城中乞丐的聚集地。

就在钟离昧近乎于无语的眼神之中,白里硬是跟着钟离昧在乞丐聚集的破庙之中度过了一晚的时间,当然这也惹得不少乞丐都用一种看妖怪的表情看着白里。

白里虽然衣衫普通,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乞丐,而且钟离昧的事情这些乞丐自然也都知道,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敢跟钟离昧混在一起,难道他就不怕祁阳侯的报复吗?

一大早白里就早早的从乞丐窝之中爬了起来,这并不是因为白里嫌弃这乞丐窝脏乱差,毕竟论脏乱差白里见过比这里脏乱差一千八百倍的地方

,而且白里并不在乎这些东西。

从乞丐窝爬出来的白里根本不容钟离昧分说,就直接拉上了钟离昧离开了破庙,而这也彻底打乱了钟离昧打算今天当一天缩头乌龟的想法。

清晨的清风城本应该是宁静的,但是今天的清风城却配不上宁静二字,因为今日是清风城中祁阳侯府娶亲的日子,一大清早清风城中所有有头有脸的势力都早早的赶往侯府送上贺礼,生怕自己一个怠慢得罪了祁阳侯落得跟钟离家一样的下场。

当白里拉着钟离昧来到祁阳侯府之时,祁阳侯府之外已经是车水马龙,前来送贺礼的马车和人在祁阳侯府之外大量聚集,门房一一登记将来人所送的礼物全部登记下来。

而当钟离昧和白里出现在这祁阳侯府之外的时候,还是引来了一片议论之声。

祁阳侯跟钟离家的事情在清风城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当然了,这也不是一般人敢议论的,这也就是在风雅轩,遇到清风楼的人才敢跟白里说一些东西,如果换成白里去询问其他人,恐怕对方根本不敢说出半个字来。

毕竟祁阳侯在这清风城甚至整个九州都势力极大,得罪了他别说是在清风城,在整个九州恐怕都混不下去。

而此时看到钟离昧出现,不少人都是指指点点,同样很多人的目光也落在了白里的身上,此时此刻这些人已经将白里当成了是彻头彻尾的傻子了。

祁阳侯都放出话来了,要让钟离昧活的猪狗不如,而这个时候钟离昧在这清风城之中可以说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节奏,这个不知名的家伙竟然还敢在这个时候跟钟离昧混在一起?这难道不是自寻死路的下场么?

钟离家覆灭之后,过去那些跟钟离昧称兄道弟的人哪一个见到钟离昧不是跟见到鬼一样,哪一个不是看到钟离昧就赶紧躲得远远的,生怕跟钟离昧扯上任何关系,而因此得罪了祁阳侯?

所以如今看到白里竟然跟钟离昧站在一起,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家伙是一个傻子。

“怎么样?看到这么热闹有什么想法。”白里依旧背着钟离昧的柘木弓。

“是不是想再给那个独孤御风来一箭?”说话间白里从背后将柘木弓取了下来,然后送到了钟离昧面前。

可是望着曾经的弓,钟离昧却没有伸手去接,因为钟离昧知道,如今这把弓自己已经再也没有力量拉开它了,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废人。

“怎么?你说自己是一个弓箭手,如今却连拿起你自己的弓的勇气都没有?”白里此时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一个弓箭手,可以输,可以变成废人,可是无论何时弓都是自己的朋友,如果今日钟离昧连拿起自己的弓的勇气都没有的话,白里会转身就走,因为这样的人不配自己去帮。

而就在白里话语落下的同时,钟离昧伸手直接从白里手中抓过柘木弓,那一瞬间白里从钟离昧的眼中看到的是一丝狂热,而这一丝狂热也让白里明白了钟离昧是何等的热爱。

眼看着钟离昧重新拿起柘木弓,白里也点了点头,左臂碎了可以用丹药去治,气海破了也可以用丹药去治,可唯独一颗热爱的心没了是无法去治的。

此时看到钟离昧重新拿起弓的眼神,白里知道,钟离昧从不曾放弃过自己曾经的梦想。

而就在钟离昧手握柘木弓之时,忽然远处一片喧哗,白里转头望去,就见远处一片敲锣打鼓的迎亲队伍此时正朝着祁阳侯府的方向而来。

当这迎亲队伍出现之时,钟离昧整个人也如同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迎亲的队伍从远处逐渐走来。

白里站在钟离昧身旁,看着远处而来的队伍,不愧是祁阳侯府的迎亲队伍,光是前去迎亲的人就有上千人,走在队伍前方的是一头高头大马,马上的人一身新郎官儿的装束想来应该是那独孤御风了。

而随着迎亲队伍的出现,周围也随之热闹了起来,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开始充释白里双耳。

“听说此次祁阳侯府光是聘礼就准备了一百多车。”

“那可不,这可是祁阳侯的独子啊!”

“这付家真是运气好啊,虽然丢了钟离家,可是如今有了祁阳侯这个后台,日后在清风城怕是没人敢招惹他们了。”

“唉……我怎么就没这个运气,我女儿也不差呀。”

“屁的,你那女儿都快肥成猪了!”

“你女儿才肥成猪了呢!”

“我听说此次祁阳侯府给出的聘礼之中还有一颗紫衫龙木珠!”

“真的假的?”

“真的!祁阳侯跟大月禅师乃是至交,十年前大月禅师送了祁阳侯一尊紫衫龙木佛像,而这佛像的手中有三颗佛珠,此次祁阳侯府迎娶付家的小姐据说拿出了其中一颗佛珠。”

“快看独孤御风手中的盒子是不是装的紫衫龙木珠?”

“不是说当聘礼么?怎么带回来了?”

“别闹了,这可是紫衫龙木,你们觉得付家敢收么?”

一阵阵的议论声此时传入白里耳中,而听到那紫衫龙木白里也是微微一惊,紫衫龙木是神木,也是所有木头之中的,只不过紫衫千年方长一寸,万年都不一定能够成才,一尊紫衫龙木的佛像至少要是十万载的紫衫龙木才有可能雕刻而成。

白里可从没听死瞎子说过他们大佛寺竟然这么有钱,一言不合就送紫衫龙木佛像,要是大佛寺有这样的东西,怎么不给自己来个十尊八尊的?

而就在白里之时,迎亲的队伍已经来到了白里这边,走在前方的独孤御风一眼就看到了如同木偶一样呆立在原地的钟离昧,那一刻他的眼中明显闪过了一抹恶毒之色,不过这恶毒之色之后所藏着的是一丝快意,这是一种典型的变态心理。

但就在独孤御风用这种变态心理进行一些之时忽然就感觉一个黑影从旁边飞来,独孤御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黑影从高头大马之上撞飞了下来,连同他手中的锦盒也一同跌落在地,随之一颗闪烁着紫色光芒的佛珠从锦盒之中滚落在地,整个迎亲队伍一瞬间也随之陷入混乱……

抚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哮喘病医院邢汝洲
舟山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山东较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邯郸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