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墨派】老梁创业(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3:12 编辑:笔名

半年多的筹划,呕心沥血,老梁总算如愿以偿。端详着停在门口马路上刚刚买来的崭新的“新大威”卡车,老梁心中腾起一股冲动,一股年轻人一般的热血沸腾。从此,他要开辟新的人生起点,开创新的事业,让老伴儿子重新审视自己,——俺老梁可不是你娘俩眼中那般窝囊!这不,没让你们操心,俺照样买来大卡车!
“老爸,别在那自我陶醉了,饭菜都凉了。”听到儿子略带一点奚落的腔调,老梁也不放心上,“嗯”了一声来到餐桌坐下。
“小佟师傅,你坐。”老梁客气地给司机小佟让座。小佟二十多岁,是老梁请来的驾驶员,相处了几天,老梁总是客客气气地喊“小佟师傅”。其实小佟比儿子还小两岁,儿子、老伴都喊他“小佟”,可老梁总觉得直呼其名不礼貌。老梁就是这样的人,一生本本分分,对谁都是客客气气。
老梁本分得甚至有些过了头。儿子给小佟斟满一杯啤酒,老梁硬是不让喝。老梁说:“小佟师傅,实在委屈你了,现在抓酒驾抓得很严,咱以后不喝酒。”“下午不是不开车嘛!人家小佟也辛苦几天了,——你呀!”爱人乜了他一眼,表示极大的不满。老梁为了表示自己诚心,补充道:“稳妥起见,不喝。——我也不喝。我戒酒。”“活该!”爱人冷冷抛出一句。
这二年老梁一直赋闲在家,其实心里一直憋屈。在“大修厂”工作了二十多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虽然技术不算,倒也是这个县办企业“元老”级的人物。本来大修厂一直红红火火,职工福利优厚,直至五年前换了领导。这位新领导也忒不忠厚,硬是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整得七零八落,连地皮都给卖了。后来就是职工联合上访,可老梁没有参加,因为他凡事总往好里想,他甚至会想这位新领导也可能有他的难处吧!结果正如他想的一样,县委领导也是这么想的!——这位县办企业的一个普通领导,通过群众上访,居然连升三级,破格提拔为县工业公司总经理!
老梁的“厚道”并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反而遭到同事的轻视,老朋友偶尔见面,总是奚落他几句;这也罢了,在家里爱人也动不动拿他气,“无用”、“窝囊”几乎成了他的代名词!老梁一直郁闷着。
唉,这两年全靠爱人的工资维持家庭开支。爱人是县“二工局”会计,“在编”人员,收入颇丰。基于这一点,老梁自知“底气”不足,对她总是千般忍让。儿子高中毕业跟朋友在一处建筑工地混,不用出力一年下来也能赚几万。在他母亲的影响下,儿子似乎也越来越不把他当回事了!
秦桧也有三个相好的!原先大修厂的司机老顾就待他不错,这些年也就和他能谈得来。厂子刚倒闭时老顾就凭自己多少年的司机手艺贷款买了车,几年来,不用说贷款早已还清,还有一笔积蓄。老顾说:“也就你老梁厚道我才说实话,跟别人可没这么说,那个小孙老早就想买车跟我跑,我只说行情不好——车多也挡路!”
老梁明白,打心底感谢老顾对自己的友好和信任。一个欲望也渐渐在心头升起;他试探着问老顾:“如此说来......你不如拉兄弟一把,——我买辆车跟你跑可行?”
老顾本是出于朋友知心才说了实情,没想到老梁当了真。这几年风里雨里地跑长途,虽说也挣了钱,可是那份艰辛那份遭罪不是干这行的人能体会的。可是自己那句“车多也挡路”的话说在前头了,如果拒绝又担心遭到误解,显得太不够意思;答应吧,可他担心老梁是不是吃这行饭的“料”呢?也罢,老顾把跑车的艰险又说了一遍,丑话说在前头,不是我劝你买车,日后万一出现差错也不至于自己落过。哪知老梁像铁了心似的定要买车,老顾也不好再说什么。
对于跑车,老梁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他一不懂车,二不识货,三不认路,出门两眼一抹黑,心眼又实在;他哪里是跑车的料!可他偏偏要干,一个年逾五十的人,又不是毛头小伙儿,哪来这一股闯劲?恐怕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体会——同事的奚落,家人的冷眼催生他极力要表现自己的欲望;他还不老,他要干一番事业让他们瞧瞧!
老婆儿子听了他的想法不约而同地表示反对,家里几万元积蓄被老婆攥得死死的。他赌气之下没有用家里一分钱,借了两家亲戚又贷了一部分“小额贷款”,凑够十万,接了价值三十万的“分期还贷购车”,前后筹措半年,终于心想事成。看着眼前的大卡车,怎不叫他心潮澎湃!

说干就干。老梁又请了一个司机小丁,是个新手,工资低廉;同时也接到了老顾给他定的单活:从邻近县城运一车蔬菜到省城。老顾告诉他,运输蔬菜全程免过路费,但有一个前提,不能“超限”。这一次运送蔬菜的重量临界于“超限点”,所以叮嘱老梁,为了确保不超,过收费站时“提磅”(也叫“跳磅”)。其实这些“手脚”对于有经验的司机来说不过是公开的秘密,大家心照不宣;每到收费站,司机们极尽全力地发挥着“提磅”或“冲磅”的技术,就是为了少交过路费,因为收费站肆无忌惮的收费,可以置不做“手脚”的本分司机赔了运费赚吆喝,累死累活忙活了几天除去燃油费过路费甚至连吃饭钱都得掏老本。
次远程,老梁多少有点紧张。两个驾驶员轮换着休息,歇人不歇车,老梁硬是一宿没合眼,兴奋地双眼闪亮着光芒。为了提醒驾驶员精神,老梁没话找话地说着,并点着香烟塞到他们嘴里。将近天亮,来到省城,快到收费站时,司机小佟问道:“要不要提磅呢?”其实老梁并没有十分明白“提磅”的重要性和操作过程中的利与弊,此时只是含糊的说:“你就看着办吧。”“可是,”小佟负责任地说道,“不提磅有可能超限,提磅有可能伤车——这可是新车。你是车主,决定权在于你!”
伤车?老梁听到这两个字不由产生几分对于“提磅”的反感,要知道这辆“新大威”可是他这半年来的心血,更是为了澄清人们对他的歧视而下的“赌注”。所以它不光是他挣钱机器,更要像宝贝似的爱护它!再说,他只想本本分分挣钱,刁钻耍滑的事他一辈子都没干过,他要坚守他半生的人生哲学——堂堂正正做人,一辈子不做亏心事。跳磅,无非是旁门左道,何况还会伤车!于是,他郑重对小佟说:“不跳磅。——该多少就多少。”
小佟接到旨意,规规矩矩开进收费站。老梁赶忙下车,打开篷布,收费站稽查人员前来验明确是蔬菜,于是挥手放行。小佟正要开车,却见前方栏杆纹丝不动。收费员若无其事坐在那里,并不说话。小佟谨慎问道:“蔬菜。可以放行吗?”只见收费员仍面无表情,手指电子显示牌,抛下冷冷几个字:“自己看。”
超限 00公斤!其实小佟老早就看到,只想蒙混过关,所以楞装糊涂。本来二十多吨的蔬菜超了 00公斤,说超也行,说不超也行,权力在收费站,并没有所谓政策或法律的依据。他们就是政策,他们掌管着司机的生杀大权!
小佟毕竟开过几天车,见过一点世面,胆量稍微大一点;也是年轻气盛,出于对车主的同情,便与收费员据理力争。说话间过来几名稽查人员,手里拿着“电棍”,凶神恶煞一般嚷着,扬言将车子开进停车场,接受处理!小佟眼见戳出纰漏,吓得蜷缩在驾驶室里。老梁赶忙拿出香烟,陪着笑,口称“缴费,缴费”。
稽查人员看老梁“识相”,便纷纷离开。老梁手捧钞票来到收费窗口,谦恭地问:“同志,超 00公斤缴费多少?”
“什么?!”收费员不屑地看了老梁一眼,就像看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显出无奈的表情,于是只好耐心地告诉老梁:“全缴费!不是光缴超的那部分,全缴——懂吗!”
老梁一宿没睡,兴奋的双眼放着亮光,却不是很大;现在听到收费员的话,眼睛睁得很大,却空旷、迷茫。两千多元,老顾告诉他,是这一趟本该挣到的利润,现在这“利润”全部缴给了收费站。老梁点钱的手有点哆嗦,他不是心疼这一叠钞票,而是感觉这钱出得冤枉,自己就像个“冤大头”!但他已没有“鸣冤叫屈”的勇气,他分明看到那些手拿电棍的稽查人员仍然在不远处转悠。他缴费,上车,离开这里,一直无语。
老梁一直默默坐着,卧铺上的小丁也已醒来,三个人谁也不想先开口说话。超载 00公斤肯定会让老梁刻骨铭心,收费员的冷漠、稽查人员的强悍,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他人生的次经历,次对外面世界的感知,次涉足“江湖”的险恶。尽管他已年过半百,却纯真地像个孩子,坚守了半生的人生哲学在这里却是那样的苍白甚至是无知!他有点怀疑自己那一套“正统”的处世哲学能不能令他继续行走在这个令他向往又令他生畏的世界里,如果他也信奉那些在他看来是旁门左道的东西,现在他还会如此郁闷吗?他有点后悔没有让小佟“跳磅”。
灿烂的阳光洒在省城的马路上,也洒在老梁的脸上,尽管饥肠辘辘,尽管马路边早点铺子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但他们必须忍一忍。老顾告诉他,去省城农贸市场愈早愈好,晚一个小时有可能就会在那里多呆一天,因为老板不会让蔬菜从车上卸下来,什么时候卖完他们才会放车离开。所以老顾告诉他,搞蔬菜运输时间就是金钱!
总算走完了他的次远程!还算顺利,他们第二天就卖完了蔬菜。老板接了运费,老梁默默算了一下,净赔三个人几天的生活费。老梁暗自庆幸,次经营这个“隔行如隔山”的买卖,就像次学打牌,总得交些学费的。老梁想开了,一扫先前郁闷的心情,又踌躇满志,准备迎接下一程——在他看来当然是信心满满的旅程。

接到老顾电话,有一车设备从省城发往南方大都市G州。老顾说,他在广西,近期行情疲软,G州也不会太好,但考虑到这一车设备“三不超”,且利润可观所以还是给他订了。并嘱咐他G州货运市场比较复杂,遇事冷静谨防上当。老梁打心底感谢老伙计的鼎力帮忙,也感到自己毕竟走得稳行得正,才有贵人扶持,骗子再猖狂咱离他远些又能奈何!
正如老梁所说,次失利算是交学费,也买来了教训和认识了世道的险恶,那么这一次来到G州可谓顺风顺水,净赚三千多!也许从此财源滚滚,鸿运当头,困扰于头顶两年来的厄运就此烟消云散!好人就有好报,老梁喜上眉梢。
来到停车场,安顿好旅馆,老梁点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当然,照例没有喝酒。他也感觉过意不去,作为补偿,又特意买了两包好烟给他们,两个小伙欣然接受。小佟这二年也换过几个车主了,他们要么就是挑剔你的开车技术,要么就是往死里抠门,巴不得干活不吃饭,或者吃风屙烟才是他们的心思。环顾左右,还没有像老梁这样的车主,体恤司机甘苦,吃喝大方(除了不让喝酒),给他开车不受委屈!小佟打算长期干下去。
出门一个礼拜了,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总算满满睡了一宿,清晨醒来,三个人打着睡眠后满足的哈欠。洗漱完毕,他们要去货运市场配货,这对于老梁来说又是和尚娶媳妇头一遭。偌大的市场,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电子屏幕上滚动着货源信息,配货人员的工作台串连成几条长龙,每一个台位都挤满求货的司机。老梁踏进这样的场所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尾随着小佟。好在小佟跟以前车主来过这里,心里稍微有些底,但如今让他独当一面也不免有些吃紧,因为老梁到这里就像白痴,配货重担都落在他肩上了。
一个配货台显得冷清,似乎和这里热烈气氛不相融洽,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悠闲地吸烟。三个人来到跟前,小佟看到配货台上方的黑板上写有广西南宁的货源,想到老顾也在南宁,正好与他们会合,便上前问询。年轻人说,正好有一车南宁的货,需要急发,价格优惠,货主刚好在,正在后院打牌,关于运价你们和货主当面洽谈。老梁心想,老顾已经在南宁好多天没有货源,还说近期行情疲软,没想到咱刚到G州就有一车货,而且急发,价格肯定优惠,就像特意给咱留着——看来咱真是好运来临了!
年轻人看出三人对他所言产生了兴趣,便说:“货主可能一会要离开,你们想订的话就随我到后院吧。”老梁随即说:“好吧,我们订了!请你带我们见货主。”年轻人诚恳的态度换回了老梁更加诚恳的行动,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老梁一向忠厚,何况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遇到这样热心肠的年轻人,老梁打心底充满感激。三个人尾随年轻人走出交易大厅。
七拐八拐,来到一个偏僻住所。小佟心想,年轻人说的“后院”,没想到挺远啊。果然房间里有四个人在打牌,每人面前堆着一叠钞票,年轻人说的没错。年轻人向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说明来意,即抽身离去。老板五十多岁,肥头大耳,西装笔挺,相貌堂堂。右手中指无名指分别带着两枚硕大的戒指,发着金光,彰显着主人的富贵。另外三个人看似不像善类,其中一个胸部纹着彩色盘龙,配上胖胖的光头,满脸横肉,好有凶神恶煞的感觉。小佟先有三分胆怯,站在门外。
老板热切地招呼他们进屋,显得很和蔼,并向三个牌友致歉,说稍等片刻,他要进内间办一个托运手续。三个牌友却不同意,说他们正在兴头上,哪能说离开就离开,败了他们兴致?说话间老板已进内间,看到他们不依不饶,便央求老梁替他抓一把牌,他马上就好。
老梁心想,人家为他办托运手续所以才耽误打牌,自己替他抓一把牌也未尝不可。老梁毕竟厚道,于是就坐到哪个位置。老梁三张牌抓到手,小心翼翼捋开一看,——不得了,三张皇上豹子!老梁不动声色,对面三家不停压钱,他也慢慢往上压钱。几个回合下来,老板留在桌上的几百元钞票都压到了桌子中央,另外两家已经放弃,压钱的只剩他和对面的光头。

共 88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实厚道的老梁,在工厂里干了二十多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可由于厂子倒闭,他一夜之间成了下岗职工,而在家里也成了“窝囊”、“废物”的代名词。一次与朋友交往中,打听到跑货运挣钱,于是就凑钱、贷款买了一辆车,想创一番事业证明自己能行。然而,跑车途中,本分的老梁却处处碰壁:受困收费站、被骗、被碰瓷,辛苦两趟下来,不仅没挣到钱,反而赔本。这是一篇长途货运司机的血泪史,通过作者娓娓的述说,我们了解到了长途货运司机辛酸的生活,对这一行当里光怪陆离的现象有了较深的认识。小说语言朴实,故事吸引人,人物的刻画很传神,一路读来,很为老梁捏一把汗。推荐阅读!【编辑:千阳初识】【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20819】
1 楼 文友: 201 -12-08 02:04:05 王老师的小说,为我们了揭露了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阴暗面,现实感很强,很耐读。感谢赐稿墨派!
2 楼 文友: 201 -12-09 08: 7:06 生活本来就存有变数,人要是太老实总会被生活调戏。 学不会旋转的人
 楼 文友: 201 -12-09 08: 9:04 生活本来就存有变数,人要是太老实总会被生活调戏。老梁开始着小人物的摸爬滚打,品味着小人的酸甜苦辣,生活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学不会旋转的人
回复  楼 文友: 201 -12-21 19:19:15 感谢文友支持!握手!
4 楼 文友: 201 -12-21 19:18:29 感谢千阳百忙中为我审稿!一直忙,没有抽出时间参加社团活动,在此诚恳向千阳及社团文友致歉!顺祝冬安!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孩子大便干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老年人头晕有动脉硬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