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龙血战魂 第三百八十一章:苍老的母亲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1:04 编辑:笔名

龙血战魂 第三百八十一章:苍老的母亲

浩云峥摆了摆手,表示沒事,让众人让开,他则是盘膝坐在地上,满脸的疲惫,血色褪尽,显然身受重伤,

尚方宝剑,虽然可以让他拥有莫大神通,但除非他如同体内的尚方宝剑一样直接炼化,不然,每次动用,都会使得他五脏俱伤,六腑具裂,身受重伤,

此次大战,虽然看起來他赢得很风光,但实则,他受创可比魔龙要严重的多,

之所以要魔龙出手击杀玄尘几人,并不是他自己不想出手,而是他已经沒有力气再出手了,倘若继续出手,非要被体内尚方宝剑反噬至死,

看看手中小瓷瓶,浩云峥眼中满是沉思之色,半响后这才叹息一声,轻声呢喃:“天痕一,本宫平生沒有看不透的人,却为何看不透你,本宫平生从未被人看透,为何就被你看透了,”

很显然,天痕一早就看出他是强弩之末,但因为碍于天痕一在这里,不好表示出來,因此给了他疗伤灵药便独自离去,

微微摇头,浩云峥并沒有怀疑这是毒药,因为倘若天痕一要对付他,早在看出他是强弩之末的时候,挥手之间就能击杀他,而且也不会在一开始救他,因此,他毫不迟疑,盘膝打坐,把小瓷瓶中的三粒丹丸倒出來,

丹丸呈现淡绿色,散发着淡淡荧光,不愧是先天灵药,

浩云峥直接全部服下,还來不及咀嚼,丹药就化作气流融入体内,

浩云峥只感觉一股庞大的药力,瞬间包裹自己全身,让人舒坦至极,

调动药力,开始不断修复体内伤势,一时间,在这药力的辅助之下,他的伤势竟然以惊人的速度在快速恢复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三个时辰很快过去,

天色渐渐放亮,而在一旁,屠刚也同样盘膝打坐,开始疗伤,

屠刚虽然也受到不轻的伤势,但远远无法和浩云峥相比,

经过一晚上的调息,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而当天空中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浩云峥也终于醒來,

睁开眼睛,浩云峥就看到了在身边早已经围拢了大军,还有无数行走在官道上驻足观看的百姓,

想來是今日一早,发现这里有人占据街道,而同时也有人认出浩云峥他们,所以前去禀报,城内守城军便派出军队出來守护的吧,

浩云峥起身,在一旁的屠刚,鲁商,樊兵,邓孤鸿,浩青璇几人也齐齐起來,

浩云峥看看那些守护的军队,挥手让他们回去,带着屠刚,鲁商,樊兵,邓孤鸿,浩青璇几人便继续朝着数十里外的山脉进发,

许久沒回來了,山谷依旧是那样的美丽,其中的竹林,仿佛在大地上蒲坦出一片zǐ芒,

一根根zǐ竹生长在山谷中,

浩云峥几人穿行之间,听着山谷中鸟鸣啼唱,风吹竹叶的沙沙声,

一座座竹楼分布在竹林之中,静的环境,清新的空气,加上那浓郁的灵气,让人如入仙境,

浩云峥让屠刚,邓孤鸿几人前去自己曾经的竹楼休息,而他则是带着浩青璇朝着义父义母的竹楼走去,

來到一处竹韵,浩云峥却在门边停了下來,

站在门前,浩云峥看到房间中那已经燃尽的蜡烛,

蜡烛放在一张竹桌上,而此时,在竹桌上趴着一道消瘦的身影,

她仿佛是睡着了,

背影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消弱,那么的慈祥,

手中抓着浩青璇的小手,在门前站了一会儿,他这才放开浩青璇的小手,带头走了进去,

浩青璇看到房间中那趴在竹桌上睡着的女子,看了看浩云峥,见浩云峥走进去,立即跟在后面,

來到房间中,站在女子身后,看着她那已经斑白的发丝,禁不起风吹雨打的背影,浩云峥眼中隐隐间含着雾气,

來到女子身后,不忍吵醒女子,他伸手点在女子的昏睡穴上,然后环抱起來,朝着卧房中走去,

整座竹楼,显得寂静,

默默的把女子放在竹楼中的床上,浩云峥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

看着她疲倦的面容,上面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皱纹一条接着一条,斑白的发丝似乎是在告诉别人,年轻的岁月,早已经离去,

伸手在她那满是细小皱纹的面上轻轻抚摸,浩云峥缓缓闭上眼睛,两滴泪水不禁滑落下來,

“一年多的时间不见,娘亲为何苍老至此,”

此时的浩云峥心中很后悔,后悔他不应该为了气恼叶云天的所作所为,从而路过家门而不入,如今再见母亲,却已苍老至此,

想想,她老人家一生无儿无女,本收养了七个义女,四个义子,但多长时间了,义子,义女,却沒有任何一人陪在她身边,

老人想要的,无非就是天伦之乐,可是,他什么时候让母亲享受过真正的天伦了,

沒有,真的沒有,甚至,他一生中,除了少年十岁之前的记忆之外,后面的记忆中,他见过母亲的次数都很少,

虽然有五年陪伴在母亲身边,但他根本看不见母亲,眼睛好了之后,他一心为国,更无时间服侍在母亲身旁,

“义父,奶奶似乎是在为您缝制龙袍哎,”这时,浩青璇手中拿着一件袍子走了进來,

袍子呈现zǐ金色,上面天龙飞舞,威严不凡,

“你在哪儿找到的,”浩云峥缓缓转头,接过那件袍子,看着上面缝制的纹路,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问道,

“刚才皇奶奶就是趴在这袍子上睡着的,应该是缝制的累了,所以睡过去的,而且在外面还有好多件袍子呢,”浩青璇清脆的声音回答道,同时一指外面,对浩云峥道,

浩云峥起身,來到房门外,一眼看去,果然见在外间挂着好几件袍子,应该说是好几件大红袍子,

仔细一看,竟然是成亲用的袍子,还有女子穿戴的凤冠霞帔,

凤冠霞帔,共有十一套,红艳艳的,耀人双目,

男子婚袍共有四套,上面的纹路秀的惟妙惟肖,

浩云峥缓缓上前,來到这四套婚袍之前,不由伸手抚摸上去,

他能感觉,这不是出自大姐叶红的手,而在家中,除了大姐叶红之外,就只有义母会时常刺绣,其余几个女孩,虽然也会一些,但都很少做这些,

况且,这是在义母的竹楼中,显然,这些婚袍,凤冠霞帔,全都出自义母之手,

“义父,您快看,这上面还有字呢,”这时,浩青璇站在件袍子之前,对浩云峥欣喜的叫道,

浩云峥走了过去,牵起衣袍的袖口一看,上面果然有字,

“凡,”

一个大大的凡字,耀人眼目,而在下面还有两个小字:“大朗,”

浩云峥看了良久,來到另外一件袍子之前,牵起袖口一看,上面赫然绣着一个大字:“雄”

而在雄字下面还有两个小字:“二郎,”

“大朗,二郎,”

浩云峥轻轻的念叨着这两个称呼,然后急忙來到第三件袍子之前,牵起袖口一看,果然如他所想,上面赫然有一个大字:“云,”

在云字下面还有两个小字:“三郎,”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可靠吗
北京德胜门口腔中医院评价
安顺癫痫病医院什么样
贵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上海治疗阳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