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春秋·小说】合同男女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1:18 编辑:笔名
眼看看年关逼近,周毅心里更急了。他想起前不久母亲电话里说的话,老大不小的,早该成家了,看看你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连个女朋友还没有。今年要是还没有女朋友,就别回家过年了。母亲下了的通牒,周毅一着急,就找自己的好友江凡给出主意。
“嗨,不就是带女朋友回家过年吗,看把你愁的。赶紧找啊,实在不行,租一个得了。”江凡不以为然。
“租女朋友?!”周毅瞪大眼睛。
“你别告诉我没听过这新鲜事啊,这算不上什么创意,早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我是说上哪租?”
“你可真够书呆子的,网上发帖呀。”江凡笑得前仰后合。
“会有人应征吗?”周毅惴惴不安。
“有没有总要试过才知道呗,你是大龄男青年,还有大龄女青年。你妈着急,人家妈妈也一样着急呢。”
“网上发帖,写什么?”
“征女友回家过年啦,写清你的要求,至于报酬,有诚意者面谈。”
周毅跟江凡合计了一下,就出台了一则《征女友回家过年》的贴子。考虑到诸多因素,周毅申请了新的QQ,使用了新网名。
男, 1岁。现诚征年龄25— 0周岁的未婚女性为友回家过年,时间年三十到初六,报酬优厚。有意者面谈。还在后面写上了联系QQ。
贴子发上去不到两分钟就有了跟帖,同情、支持、反对的都有。“老兄高招啊。”“征女友回家过年,寻开心吧!”“弱弱地问一句,你准备的报酬是多少,如果钱多的话,看在钱的份上,我包了。”“包什么包,你是美眉吗?”“不是美眉又如何?大不了上医院变性呗。”“无奈呀,杯具啊!”“我哭,我哭,怎么没眼泪呢。”周毅看看这些跟帖,有点啼笑皆非。现在的网友真够毒的,言论自由到以攻击他人为乐。他想删掉那张贴子,江凡制止了他。“你管那些干嘛,谁也不认识你。”
第二天下午,有人加了那个新QQ,验证信息时,对方填的是“诚意女”。对方果然显出十二分的诚意,说自己跟他一样,目前也被母亲逼得紧,刚萌生了租男友的念头,就看见了他的贴子。两个人谈得很投机。“诚意女”坚持要看周毅的照片,周毅说没必要,两人又不是真的交朋友,不过是临时凑合一下。“诚意女”说即使是临时凑合,她也不想自己眼睛吃亏。况且你称自己是男,我总得知道男是否够分吧。周毅只好发了一张自己的生活照,他想快点将她固定下来。“诚意女”也给他看了自己的照片,照片上,她乌黑的长发扎成了马尾,眉清目秀、中等身材。两人彼此印象还不错,觉得可以合作,临时客串一下应付父母的逼婚。
傍晚时分,两个人在公园见了面。“诚意女”大方地伸出手“你好,我叫赵青青。”初次见面,周毅本来还有几分忸怩,可他看赵青青一脸的轻松,也就释然了。他握住她的手,“在下周毅。”两个人找地方坐下来,周毅开门见山谈报酬问题,七天的时间一千五百元。赵青青愣了一会摇头,“一千五你还嫌少?!”
“帮你其实也是帮我自己,你就付一千吧。但来去的路费都是你的,吃住也得你管。”出乎周毅的意料,赵青青主动将报酬降低了。
“这个当然,你在我们家吃住,难道我还收费吗?不过你得好好表现,不能穿帮,否则是要陪违约金的。”
“那就签份合同,严格按合同办。”赵青青提议,两人就合同的内容作了协商。
周毅开始拟合同,一式两份。赵青青看完拟好的合同爽快地说:“成交。”周毅请她共进晚餐,说是庆祝两人的合作。她没有拒绝。他两到了一家小饭馆,两人互相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这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离除夕只有三天的时间。周毅说未来的几天,两人必须每天见面,增进了解,免得到时候露出破绽。赵青青也没有疑义。接下来的三天,他们俩一起吃饭,一起逛街,购买礼物,做回家前的准备。
除夕那天早晨,周毅带着赵青青拖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坐车回家。周毅已经在前一天早上给了母亲电话,说按母亲要求他还带了一个人回家。下车刚刚走出车站就听见母亲的声音:“小毅,回来啦。”原来,母亲跟妹妹来接他们了。
“青青,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妹妹。”周毅拉过赵青青。
“阿姨好,薇薇好,薇薇你真漂亮!”
“嫂子,你才叫漂亮呢。”周薇打开小车的后备箱,将礼物放进去。
一进家门,赵青青被吓了一跳。满满的一屋子人,全都笑眯眯瞧着她跟周毅。连周毅都觉得意外,“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你们咋都来了?!”
“听你妈说你们今天到家,特意过来的,来看看我外甥媳妇。”外婆笑着说。
“哥,一会爷爷奶奶也要过来呢。”
“青青,这是我外公、外婆。”
“外公、外婆好。”
“好,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给。”外婆掏出一个大红包。
外婆的举动让赵青青有点意外,她偷眼瞧周毅,周毅摇头。她委婉而客气地说,“怎么能让外婆破费呢。”
“小毅,你捣什么鬼,难得外婆高兴。要的,初次见面一定要的。”外婆不由分说将红包塞给了赵青青。
“谢谢外公外婆。”外婆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周毅又将赵青青介绍给其他亲友,两个舅妈也给了红包。周毅没有看见小姨妈,“小姨父,小姨妈呢?”
“她在厨房忙活呢,小毅呀,你眼光不错,怪不得这么多年不找呢。”小姨父给了周毅一个红包,赵青青从他手里拿过去了,笑盈盈地说“谢谢小姨父!周毅,你陪外公、姨父他们好好聊聊,我去厨房看看小姨妈。”赵青青避开周毅不满的眼神,转身朝厨房走。身后传来小姨父的赞美:“好懂事的姑娘。”
周毅的小姨妈正在忙碌,赵青青望着她的背影,甜甜叫了一声:“小姨妈。”
小姨妈转过头,“青青吧,你怎么跑这了,这有油烟,快出去。”
“小姨妈,不碍事的,我给你打下手吧。”
“大姐真是好福气,找了你这么个贤惠的儿媳,青青,那你把那青菜择了。”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赵青青跟周毅的小姨妈就熟络了。
赵青青帮忙端菜上桌,周妈妈叫住了她,语气里充满了爱怜:“青青,刚到家也不歇会儿。来,见过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好。”她亲热地叫。
“好好好,我们小毅有福。”奶奶给了一个大红包。
赵青青俨然女主人一样张罗着。饭桌上,她跟周毅的家人其乐融融,仿佛认识了很久似的。吃完饭,周毅拉她进了房间。
“红包呢?”
“什么红包?”
“就是刚才收的红包。”
“那是他们给我的,你也要?!”
“他们是我的亲人,凭什么给你?!”
“你说凭什么?”
“你怎么这么财谜,你给我记住,我们是有合同的。”
“合同上可没有红包这一条,我干嘛不收?!”
周毅有点语塞,“赵青青,你不守信用。”
恰好周薇送茶进来,“哥,你们怎么啦?”
“没什么,我们说好了压缩开支,准备将来供一套大房子。他看我今天收了红包,他想要回去。”赵青青接过话茬。
“哥,你干嘛呢,那是给嫂子的见面礼,她的不就是你的吗?”
“就是,未必我还乱花了,忒小气了。”赵青青用手指戳戳他的脑门。
“谁要了,不就是想看看有多少吗?好青青,你别生气了。”周毅伸手搂她的腰,周薇放下茶,摇头出去了。
“去去去,你还占我便宜了。”赵青青打他的手。
“什么占便宜了,那不是怕薇薇看破了吗?”
“那你还要这红包吗?你出去说清楚,我就给你。”
“算你狠,回去再跟你算账。”
“周先生,你看我今天表现如何?!”赵青青得意地问。
“你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叫得多亲热。”
“合同上说了穿帮要陪违约金的,我临时委屈一下自己也没什么。”
随后的日子,赵青青陪在周毅父母身边,她很自然地跟他们谈天说地,微笑着听他们讲周毅小时候的故事。
初六那天吃过午饭,周毅的爸妈、妹妹一起送他们去车站。进站前,赵青青拉着周毅母亲的手,“阿姨,您身体不好,别成天窝在家里,有空多出去转转,要是想周毅了,您就来北京吧。”
“好孩子,真舍不得让你走,哪天我想你们了,就去看你们。”周妈妈恋恋不舍。
“爸、妈、薇薇,你们回去吧。”周妈妈坚持送他们进站,看他们上车。他们随着人流涌上了车,找到座位后,赵青青从车窗探出头,看见周妈妈他们搜寻的目光。赵青青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阿姨,你们回去吧。”火车开了,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一个圆点,赵青青才收回自己的眼神。
“青青,我们是不是该……”
赵青青打断他的话,白了他一眼,“赵青青。”
“赵青青,我们是不是该算账了?”
“算账,算什么账?”赵青青明知故问。
“你在我家收了多少礼金?”周毅看她那样,也就懒得绕弯子了。
“大舅、二舅、小姨,每家两千,爷爷、外公各五千。”
“你很诚实。”
“我有必要撒谎吗?!”
“这笔钱是该归还给我的时候了。”
“我要是不呢?”赵青青挑衅地问。
“你要是不归还,我自有办法对付你。”周毅迎着她的目光,似笑非笑。
“没意思,还给你可以,但我必须提成。要不然我爷爷、奶奶什么的岂不是白叫了。”
“叫人也要付费,你都什么逻辑呀。”
“当然要了,开口费呀。”
“给你五百。”周毅很慷慨地甩开五个手指。
“才五百呀,不行,少也得十个百分点吧。”
“十个百分点,赵青青,你打劫呀。”
“管你怎么说,你不答应我就不干。”
“八百。”赵青青摇头。
“一千,不能再多了。”周毅坚决地说。
“成交,看你跟割肉似的,不跟你多要了,一千就一千。不过现在不行,等回到北京我再给你。财不外露,懂吗?”赵青青笑得很灿烂。
回到北京,赵青青将礼金如数还给了周毅,周毅付给她两千元。临别时,他们没有说再见。两人以为从此不会再见了。没想到一个月后,周毅接到母亲的电话,她要来北京看他们。无奈之下,周毅打电话给赵青青,“赵青青,我妈要来北京了。”
“你妈要来北京,跟我没关系吧。”
“怎么没关系,我在北京这么多年,她就没来过。要不是你上次邀请,她能来吗?”
“周毅,你搞搞清楚,我那是安慰你妈妈。”
“我知道,我也很感谢你上次的合作。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帮我,看在我妈的份上。”
“那好吧。”赵青青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
为感谢赵青青的仗义,周毅请她吃饭。两个人很自然地吃饭聊天,赵青青说周妈妈来的时候会陪他一起去接站。
“赵青青,你看这次我付你多少报酬?”
“我是冲你的报酬来的吗?我是看在你妈对我好的份上。别以为钱能通神,我讨厌这套了。”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赵青青一下子就翻了脸。
周毅有点读不懂赵青青了,主动将报酬降低的是她,要提成的是她,不要报酬的也是她。但看赵青青恼怒的样子,他不敢说出来。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再次得罪了她,到时候很难向母亲交代。看周毅不说话,赵青青吃完饭就告辞了,“什么时候来,你电话告诉我。”
周妈妈一下车,就用眼睛搜寻。“阿姨,我们又见面了。”赵青青笑嘻嘻地站在她的面前。周妈妈看见她,高兴的不得了,一把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
“妈,才几天不见,你就这么想青青?!”周毅在一旁笑。
“可不是吗?谁叫我们娘俩投缘呢。”周妈妈与赵青青并排向外走。
周毅带着母亲跟赵青青到了自己的家,那是一套标准的两居室。周毅虽是北漂一族,可他却是北漂人群里的幸运儿。因为业绩突出,几年前公司奖励了他这套住房。周妈妈进屋后四处瞧瞧,她见屋子里只有儿子的东西,“小毅,青青不在这住啊?”
“阿姨,我跟一 妹合租。”赵青青实话实说。
“这么宽的房子,一个人住太浪费。青青,你搬过来,既节约了租金,彼此也有个照应。”
“阿姨,我……”赵青青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姨不是老脑筋,听话,明天就搬过来吧。”
“青青,我早就说了,你不肯。你看妈都发话了,我们明天就搬吧。”
赵青青瞪了他一眼,将小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进屋帮忙收拾东西。尽管心里很不情愿,可这表面工作也不得不做,谁叫自己答应帮他了呢。赵青青收拾好了屋子,让周妈妈先休息,自己去买菜。周妈妈让周毅陪她去菜市场。
一出门,赵青青就抱怨了,“我就不该答应帮你,现在倒好,还要我搬过来。”
“你想太多了,现在男女合租的多了。你要是怕也可以不来。”
“谁说怕了,以后各住各的,互不干涉。”周毅的激将法凑效了。
“嗯,我,的正人君子。”
“你放心吧,我会付你房租的,按我现在租房的价格。”
“我给你打个八折。”
“我接受,我这么帮你,享受一点折扣理所当然。”
第二天,赵青青搬了过来。周毅将那间主卧让给了她,她跟周妈妈同住。

共 1087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租个女友回家过年的事,已经不算新闻了,但,这篇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却演绎出另一番令人感动的故事,重新审视什么是爱情。经过彼此的不断接触,随着互相了解的深入,两人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发展对了相爱,只是,都把这份爱存在心里不愿承认、不敢表达出来。当女主人公提出“咱还得签一份合同”时,男主人公心领神会:“好!咱就签一份合同:爱你一辈子。”如此合同男女,怎么不令人羡慕呢?作者行文自然流畅,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又合情合理,充满生活的真实。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
1 楼 文友: 201 -0 - 0 12: 2:40 如此合同男女,令人羡慕,把所有祝福送给他们,也送给作者!问好!
2 楼 文友: 201 -0 - 1 12:28:28 李玉刚的歌里有一句歌词是 爱恨只在一瞬间 ,其实周毅爱上赵青青或许也是一瞬间的事情,都说爱情是难以捉摸的,用真心去呵护爱,就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我一直相信这一点。爱更多时候只是在某一瞬间萌发出来的冲动,当然只靠冲动不行,还要有真心真意关爱关爱别人的勇气、实际行动,这样才能修成正果,也就是说爱情不是言语上的甜言蜜语,要有真爱,真心,包容才行。周毅的言行给我们展现了全新的情爱体味,其中的一个细节读后让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细节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如此感人。只要你肯用心来理解、关爱、包容TA,那么大龄男女的爱情婚姻就是不是什么老大难的问题。少一些世俗,多一些真心,真好啊。那好就签一份合同吧,就 心相爱一生一世!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轻度高血脂症吃什么好
中风后遗症有什么偏方
孩子积食呕吐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