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北山雪

2018-09-15 10:53:56

周振德走下山来,走在下山的雪路。他脑子里在想着:终于被这小子坑了。转念一想,在山外头的周家屿,老周头或许还在那边开货店,算了,总是要回家的。

回想起这十几年来,也算是恶事做尽了,好事做绝了。自从上了北山,占据了这个咽喉道路,平时就算飞过去只苍蝇,也要割下半斤肉来。二把头吴先科,是个秀才,阴险狠毒,是山上军师。三把头吕向,力大无比,是个猛士。他周振德更是枪法无双,恶名远播。他和兄弟们喝酒吃肉,抢钱抢人,什么时候不快活。

他几乎已经忘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像做梦一般,前两天,刚下山劫了一票大的,在山上大家开心的喝酒,突然有兄弟问:大哥都快十年了,每次抢了女人都分给大家,从来不见大哥搞女人,不会是大哥的老小弟不行吧。兄弟们都耻笑起来。周振德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有一些心事,但是为了撑住面子,一放酒壶吼到:现在给个女人,老子脱了裤子就能干到天亮!

这时候,二把头听到这话眼珠一转,一计上心头。后来的事情,周振德就想起来了,他喝了酒,上茅坑的时候碰到了三把头的媳妇,上去就要调戏,就要托进房间的时候。被老二老三捉了个现行。调戏兄弟嫂妻,江湖大忌。周振德没什么好辩解的,正好又在酒会上放了话,更不好解释。

其实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干这样的事情,一定有蹊跷。一路无话,他走到了周家屿的时候,发现了翠叶在村门口守着。这时候,周振德都颤抖的说不话来了。反到是翠叶先说了话:“振德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北山的事情传到我们这里了。”然后就哭的花枝乱颤。“张新已经去北山了。”周振德吓了一跳,头也不回直奔北山。他没看到老周头在看着他呢,翠叶到了老周头的店里,老周头说了一句谁也不懂的话:“事情要结束了,今天还是关门。”翠叶现在是又好气又惊讶,当年周振德在村里,还是个小伙子,天天跟在他爹老周头后面开店,救了落魄的张新一命,成了拜把子兄弟。张新也是一手好枪法,全是周振德教的。他们兄弟两虽然有本事,但是对付女人就没辙。翠叶是他们兄弟俩都喜欢的姑娘,于是他们立下了一个赌约。

他们俩各拿一把手枪,同时拿枪,谁先被射中,谁就输掉翠叶。在村后面的土坡上,两个青年对峙,风吹动,树叶舞,几乎同时举枪,结果张新倒下了,他自己把手枪给扔了。周振德呆呆看着自己的冒着青烟的枪,然后转身走开:“好好照顾胖丫!”从此世上多了周大把头。

事情说到这里,周振德赶到北山,发现小的们又笑容可掬的在欢迎他上山了,在海棠大堂,他看到了张新,三把头一下子走过来,背着荆条,说出了原委,原来是吴秀才想当大把头,故意设计了周振德,在酒里灌了春药。三把头性情憨直,也被骗了。而张新孤身一人雪夜上山来,一人独拼三十几人,几乎被杀,终于一枪杀了吴秀才,吴秀才的手下才说出了真相。说完三把头便砍下了自己的一截中指,周振德立马安排了三把头疗伤。这时候,张新过来,周振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张新喊道:“振德哥,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我一直把你当做亲哥哥看,当初,你把翠叶让给我,这次总算我还了债,只是翠叶喜欢的是你,在这里,当着众兄弟的面,我张新愿意休掉翠叶,从此人间蒸发。”说完便要磕头便走,周振德立马留住张新,劝道权且住上一晚。半夜,周振德便离开了山寨,留下了一封信给张新。第二天,张新打开信:“此后,我回到翠叶那里,尚且老父年老无力,我应该去尽儿子的义务,北山的总把头我让给张新,兄弟忠勇仁义,必可以带领山寨。”

张新看了信冷笑起来,对着三把头说:“注定你周振德玩不过我,翠叶你争不过我,山寨你也送给了我。”三把头也笑了,哦不,现在他是二把头。

周振德回到周家屿之前,老周头去了趟村后一个山坡,在柳树前,挖出了一口大箱子,打开箱子,银元都滚了出来。是的,他坐在箱子上也狡黠的笑了。等到周振德回到周家屿,老周头对翠叶说出了一切:银元是周振德以前暗中寄送给老周头的,出了二把头的事情的时候,爷俩早就计划好退出北山强盗生涯,以及夺回翠叶的一系列计谋。才会有了上面的事情。

合金钢钻头
浙江门口脚踏垫
三明三口之家新楼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