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彩色流水组诗四章24首

发布时间:2019-07-13 18:25:37 编辑:笔名

彩色流水【组诗四章24首】

章 西岭以及西岭山坳中的清泉

1

在一抔水中,你会发现我掌上的毫毛篡改手相,试图让你盲目信任我的虔诚挽拢你的胳膊,一起藐视逼近龙潭的爪蹄兽当我们挨得更近,连苍天也会晴朗无比连续的风,拨动云杉蓬松的叶子沙啦啦,好象我们不是两个人,好象

200万年以来,我们就在这里溜达或者更久远的年代,你就在我身旁像一棵树挨着另一棵树,一直这么繁盛你的叶子倾斜脑袋靠在我横生的枝蔓间你的体温总是比我更暖和你的脉搏,比我内心的感激更平静

溪水在沟里浅浅流淌,清凉的水花拍打着缠绵的小径,你的笑声里落叶飘荡草尖,咝咝咝向缝隙间滑动我看见你的右侧,风化的砂粒从山岗塌陷仿佛我们只是过路的人,太阳一落山我们的脚印就会被无边的黑暗淹没

2

用燧石捣碎的犀牛化石,散发出松香的气味正好外敷你的伤口,睡一觉就不再疼我会指给你重新升起的太阳,和它一起早早醒来悬浮在东方天空的几绺云彩,多么熟悉横七竖八的鱼刺,酸枣核,破裂的荷叶让我喜爱这个石窟,喜爱你醒来时惊诧的眼神

当流星呼啸飞逝,我仰身打着呼噜其实,没有人听到流星的声响,只是它的样子比时光更匆忙,两耳定然风生水起也没有人在乎天空骤变。当雾霭从山坳里弥漫过来我会顺手抹去你睫毛上的水珠,顺手牵着你期盼有一次雷电震塌山梁上危险的巉岩

如果你梦里,听到骨碌碌连绵不断的声音是我惊醒之后,用赭石在洞壁上画个不停像新月一样曲折的,是我发明的弓箭用它狙击咄咄逼人的白虎。像鹅毛一样斜飘的粗线条是我的欢呼。圆形的,和你的嘴唇一样我画出你嘤嘤吁吁,像月圆时,空中缥缈的气息

3

向左而去,你放飞的鸟儿身披明亮的阳光口里衔着金黄的稻草。毗邻它的老家在南簏林间,栎树高大,树丫间,我们的巢穴让我从梦中一再起飞,你的翅膀比我更轻盈像两朵云,在辽阔的天空,仿佛悬停的鹞鹰除了我,没有人发现你抑扬顿挫的舞姿

翻越山岭,你或是一株黍禾,浅黄色的稷穗轻描淡写,拂过我的臂膀。多想被你戕伤用你纤瘦的叶子划破我的血管,生长黯红的沉疴记住我,像记住一场霖雨,让你看上去更苍凉在鲜花娇艳的春天,你的苞蕾羞答答不愿绽放大雁向南,你的笑容依然保持清晨的矜持

返身水坝北端,用榛莽树藤绑扎竹筏撑起长蒿,我一再抵达你的小岛丹顶鹤无视我来来往往掀起的波浪,依旧占据你的石崖像主人一样,环顾水草和水草波动的方向我更想编织一对翅膀,在梦醒的时候继续起飞从夤夜到白昼,我的影子掠过柔软的树梢

4

蓍草一根长,一根短,连带草桔上的蘖叶我将它们插在湿润的山峁,仿佛我真的有这么多旌旗占领东、南、西、北,占领土坎,以及岩石峰峦渴望你的绵羊成群扫荡而过,深深浅浅的蹄印里不剩半根茅草,松籽一样的羊粪蛋裹挟麦粒来年春天,岭上绿油油的麦浪前呼后应

你的鹿角鱼叉甚至击退鳄鱼,像一个勇士你的鬓角挂着水珠子,分不清是溪水飞溅还是汗珠淋漓。阳光透过枝叶辐照你的脸颊玉米棒子舒展粉红的须穗,倔强地昂起头同率性攀缘而上的牵牛花一起,笑眯眯望着蓝天远山一纸青黛,与数万年后的山水画一样层次分明

我掏出腰间钟乳石,长一横,短一横模拟水声,记载冷暖时节星辰的迁徙我还在龟壳内侧,划出山川的方位和远近当你手拎棕榈篮子只身进入林子幽暗的深处沙沙沙,踩碎落叶,一回眸你会看见我指给你的清泉啜饮时,连鼻尖也沾了水,抹着嘴哂笑我不着边际的卜辞

5

依山傍水的地方,都是我的家乡山谷间桃之夭夭,青绿的豌豆种在篱笆院子里每天浇水,当清清淡淡的紫花怒放我知道是你的神情。在早晨,阳光漫过山岭你是和我一起爬上草垛的山娃一屁股湿漉漉的露水,阳光暖洋洋晒在脸上

在土墙的南边或北边,同一个裂缝中藏着我从沙滩里捡来的贝壳,洗了又洗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你和我分不清哭泣或笑声中,包含着几分悲伤几分喜悦或许应当在午时,和你并排返回河滨掸去沙尘,将一只花斑塔螺插在你的发髻

我收集怪模怪样的鹅卵石,一堆大,一堆小当你淌过溪流,越远越小,我的心事会慢慢放大揽起草丛,打九个死结,等你归来,同轴鹿一样绊倒依旧不肯相信我心存险诈。那些罪恶的念头在抢占溶洞时,与勇气沆瀣一气,不辨善恶像山洪,泛滥之后,比一头水牛更温驯

6

慢吞吞的时光,照出白桦树修长的影子清朗笔直,不像蟒蛇弯曲冷艳连风中折落的树枝,干枯之后依然一副挺拨的姿态零零散散聚拢起来,在点燃的篝火光焰中叶子的灰烬保持形状,像白蝴蝶,起飞又歪歪斜斜飘落在你圆润的肩膀

你专注着爨火,和祝融一样被映红的脸膛每只瞳孔中有一束炽热的火苗熊熊攒动慢慢从柴火中将我用粘土雕琢的六孔泥埙拔出来被烧得通红,埙嘴仿佛有了灵性,至冷不肯褪色等西岭雪崩,侵占马场,我的埙声也将号令骐骥向东,与三江汇合,沿着水岸重新扎营

也许,你同我一样,并不迷信月亮在暗夜,我更膜拜你,膜拜你平静的表情星光之中,万物都是我们的亲人那些破空的嚎叫或荆棘丛中的浅吟是油然而起的歌谣,唱着内心的悲悯与希冀像山涧悬瀑,沉落之后,盘旋,继续前行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第二章 大漠以及越过戈壁的小河

1

曾经在冰川之中下滑,你是一朵散落的雪花远的天堂之上,明亮的姊妹,星光笑盈盈保持健康的体温。我没有听到你的跫音你的呼吸像轻淡的白云,一空蓝色的苍天当夜幕降临,我胡乱命名一片星座其中有一个字和你的乳名谐音

各拉丹冬、沱沱、当曲、可可西里、楚玛尔、祖尔肯乌拉约古宗列曲、卡日曲、那扎陇查、阿尼玛卿、星宿海曲曲折折的小河浪花,模拟雪域方言你曾经跃过冰裂缝,沉入昏暗、冰凉的底碛之间像一条鱼,嗅着树叶的清香浮游而上明晃晃的空中,弥漫着清晨水汽飘浮的光束

飞越冰塔之巅,我无以分辨你的锋芒真的有一条鱼,红色尾鳍,浑圆的瞳孔回眸时,是我所熟识的一缕光亮我手持邓林桃木,试探薄弱的冰盖沟壑冰山款款向东,半身斜歪在终碛之上当夜幕降临,清风飘过水面,吹拂我的耳畔

2

唱起呜啦伊哦的民谣,唤得捷尔伦羚成群追随我将向日葵从河边一路种植到你的风城沙砾之中,一根白发就能鉴定你的前世扬起青铜古剑,驯化普尔热瓦尔斯基氏野马的手曾经柔软无比,一同驯服游牧半生的人你环城插栽的仙人掌,成了我困顿之际的樊篱

此刻,新月如弓,威慑沙丘向南退却借着月色,我用蒿丛继续侵袭沙垄,红柳筑墙唤得你的小河蜿蜒相伴,在胡杨影子里我洞见千年之后,壁画草草记载你采摘蒲桃的姿态忽视一地的豌豆花开,在来生,我篡改记忆有一池菡萏蔓延,婉婉约约濯水而起

这一地砾石崩溃,像我沮丧的眺望塌陷的白戈壁尽头,水草比蜃楼花园中更丰美詹兰羚羊埋头啃青,旱獭与囊鼠结伴潜行你像一条银色的长蛇匍匐而去,仿佛我只是一只沙兔沉迷于盐滩和滩涂中裸露的根须你的波光潋滟,反射着来自东方天空的晨曦

3

我发现的关隘并不是红柳城墙。夯土簇拥俯首于大漠,它的脊背依着山势隆起长城影子倾斜,在杂乱无章的荆棘之间若隐若现如果是你,在垛口闪现,着一身枫叶红袍我申请成为帝国的子民,受翼城庇佑 吆喝驴车进出你的城门,任凭洒落的青稞在辙印里发芽

我们的茅草房依偎着宇墙,像石墁厮守山脚东市的炊烟和西山的篝火在高空汇聚,遮拦雪峰好像这个世界,只是目光所及的地方你和我,好像只是泱泱大国平凡的小夫妻一起笑,一起哭,一起老死后山三世之后,连自己的子孙也淡忘了你的身世

如果不是烽火连连,我会在护城河中撒网蜗居渔船篾舱间,从早到晚编织竹篓,不读书你是桅帆旗下的织女,机杼喀喀嚓嚓像一支舞曲,在微波里起伏。清风扯乱你的发髻如果河水环绕不休,我不再奢谈远方这一生,墩台关外,依然能听清春风猎猎

4

飘流而去,我无暇骚扰石洞中的蝙蝠,它们大白天酣睡,仿佛整个世界停滞了,除了太阳西去当它们醒来,河水依旧在山谷里,像一群孩子唱着歌潺潺的歌声里,柳枝垂下婀娜的影子暖季飞来的燕子不再聒噪,睡在石洼间月光下,和横生的翅膀一样,树叶一袭漆黑

月光之中,我发现你,或是水面的石桥石拱和倒影联接在一起,我望见的圆环之外沙滩如弓,缓缓伸入水中,两岸的桑树斜搭在一起像亲密的人相互依偎,头发在彼此缝隙间渗透叶子遮掩殷红的桑椹,分不清你的、我的河水笑呵呵,激起一绺绺轻淡的雾气

我更愿意在少年时邂逅你,和夏日的野草莓一样你的脖颈系着貂皮围巾,看不清你的衣领当你开口说话,衣领间,洁净的喉咙像沙丘蠕动背景里,山岭连绵,一层花哨,一层墨绿,更远处水墨一般连接青天。其实,你更是一只鹂鸟和树梢的嫩叶一起,不经意间遮拦了迎面扑来的阳光

5

翻山越岭,岭上的杜鹃花迟迟不肯凋谢我分明看见,右侧的河水向身后绕去,却没有发现一座桥让我横越而过,步步逼近你的源头牛轭湖口,我猜度水岸的芦苇,芦苇丛中的鹭鸶白茫茫的身影,让我误以为弯曲的流水一身洁白悬崖上,青橄榄密密匝匝压弯枝头

一直抵达街心园林,我没有找到你的城头城头上,兴许有我熟悉的雕花屋檐记忆中,宽敞的土塬草间,撒欢的黑山羊成群漂移蒲公英花絮一路飞起,落满你的头,像慈祥的人你侧身时,分不清表情里的欢笑与沧桑而你颔首的脸庞,一直闪耀着雨后金色的光芒

当我回味远逝的英雄,想象他们伤口处难看的淤血斑斑我会忘记你,如同忘记去年冬天棕榈叶上的雪花绿茵茵的花朵,冰凉而锋利,多不协调杀戮与退却,和祖先的荣耀共同流传。我会忘记你忽视你的温柔,你月色中撩人的和风会让我背井离乡,羊皮壶中一再盛满陌生的河水

6

其实,我所饮用的流水来自同一条河流经不同颜色的山地而变得日益生疏譬如你身着清荷连衣裙,我甚至不敢触到你的指尖害怕我风尘中的积垢,会让你病入膏肓当我一再编纂自己的信仰,恍惚间,此生如借我会放纵自己的欲望,像山洪积势乱窜

近的支流,竟然是我的故乡在雨季中会看到你滑倒泥地,你的泪水晶莹像荷叶上的露珠,在哇啦啦的哭声中,楚楚可怜我抱来一捆白茅,一枝,一枝,插在你的四周这一座城堡分隔你和我。我憋住气,不笑出声直到你停止哭泣,站起身来,满身的泥浆簌簌滑落

在沙地上,用黄连枝描绘你的模样画一对大耳环,让你改头换面,头发直立而起我将汗颜自己的慌乱,从雪山,越过戈壁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涉足小河,以披风抵挡涛声其实,连花朵也未曾改变,落红化泥,仅仅是幻象当东风四起,连牵牛花也爬上枝头,嫣然而笑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三日

第三章 旷野以及千湖之间的江河

1

我以为自己会更坚强,当浸入黑暗以树阴和云翳遮挡你的光芒,蓦然回首我会对着昏暗的一隅眼花缭乱,那些纷飞的、色彩斑斓的纵然是梦,我不知道涉足哪一条河才能醒来所以,万水千山,像勤劳的蜜蜂,我采集民歌嗡嗡唧唧,兴许有一首会链接瘦瘦的竹梢花开

数三十六条湖心柳堤,变换九十九种组合黄莺哑哑,每次汇入大江,如果是一叶扁舟我会重新缝补白帆,刮净疯长的胡髭,青腮启程我迷信缘份,不用罗盘,虚与委蛇北斗七星的位置每次迎迓朝霞初绽,我返回巷弄,刻简回忆夤夜蛙声鸡犬之声远远近近,消散在五更刺耳的锣音之中

没有绕道午门前阙,踏过断坦,我的脚步更轻我认识檐柱之间的阑头,昂首在汉白玉台基之上托座中,丹红的梁枋,像晨曦艳照,你的脸我有漂泊十载的苍凉来领会青春的率性纵然抚遍栏杆,你也会忽略天空的雁阵甚至以为,只要留心,湖边至少还有一只白鹭沉浮

2

三生之后,我依然相信战火不会摧毁你的院落我读过的骑士远征,曾在同样的照壁前握着石兽前爪,信誓旦旦:“等我归来不管天荒地老,我将献给你七彩的桂冠!”我也宁愿自己就在井边的翼房,直到还能大声喊出“我死在自己的澡堂里……”

其实,我更愿沉醉于你的迷宫,不回顾河图洛书一再重复路过镂花隔扇,仰望每间天花藻井恍恍惚惚,仿佛来生,只在纸糊的海墁背后倘若多宝格一侧,我会遇到你,接近落地罩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姿态坐下,聆听,或者注视忽略你六弦琴中的旋律,忽略你颔首时的浅吟

窗棂之外,我看见蓝色的琉璃瓦,阳光之中如水波荡漾,一直延伸到背景里的湖面。你的回廊曲曲折折,汀步相隔。半亭外,浮萍丛生,渔船斜蒿我不愿寻觅归路,这一生,但愿只是此刻如果只是此刻,光明或者黑暗,咫尺,天涯我所认识的你,是同一块璞玉,或者,同一滴朝露

3

你或是江岸茜草,攀援在海蓝的石头之间从春季到冬季,天天开放着淡黄的小花,花冠洁白像星辰,闪烁在辽阔的湛蓝天幕。数周天二十八宿氐轸之间,我无以确定你的方位:如影,如草,如虫鱼我在城隍脚下,愿得家财万贯,引江河水流汩汩滔滔,流经我移植的石峰,以及石峰间的芭蕉叶

清凌凌水面晓风,我能嗅到你的气息来自另一条江,平行向东,河岸的攀枝花侧身向北相遇时,你宽袍肥袖,裙腰溢彩,一起涉过塔影风铃叮叮当当,我一再减慢脚步,挨近你的身旁像仓皇雨夜,依着山丘搭建帐蓬,芦苇草篱羊群大大方方,依偎在入睡的马匹身旁

因此,我的渴望与绝望一道,奢望江北旷野泅水而渡,刻意在沙湾间踯躇,沿着小的支流河道我会经过你的故土,城门倾圮,在佚史中你会出生在更远的北国,大草原或者苍茫雪原漫无边际,像我的眺望,遥远遥远的地平线一派蔚蓝,分不清是激昂的海洋还是冷阒的天空

4

我以为能够向你打听我流失的过去,如果我们曾经熟识你会告诉我坎儿井的涝坝之上,石崖怎样抵御北风当你诵读的文章中,提到我不信任的鲲鹏你正从身后走近我,像娇小的翠鸟,落脚同一片水沚继续听水声,哗啦啦的水声,以及风中水草的沙沙声响并没有打动我。只有你,在我身旁

你的目光里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一定知道我的身世里有孓然出走,或者忍受着背叛。所以无视我的任何请求像一片闲云散漫,任凭行人急切的呼唤与呵斥我洞察旷野的每一个角落,还看到新月急匆匆落山如果你在林子间,我就横卧草地,无所事事像往常一样,模仿你的寂静,不哭,不笑

然后,和你一起分享青涩的果子,一起四海为家合唱异乡的民歌,长一声,短一声,我会在跑调的时候留心你并不嘶哑的吼声里,如水清澈地流淌渐行渐远,和放入河滨的纸船一样,目送它离岸而去当我整理家什的时候,分不清你的,或我的一并拢入自己的包袱,向东,没有和你辞行

5

你是一片倔强的枫叶,直到皓雪遍野,才肯落下在我堆的雪人头上,像一支鲜红的冠翎直立我不再修饰,这个冬天,以及冬天的南湖我忽然珍惜大地和天空之间的苍茫,迷信雪原的温暖如果径直走向洲屿,慌乱的鞋底会融化浮冰重新打湿全身,我将沉湎于寒冷,捏造孤孤单单的情绪

此刻,我变得脆弱无比,不敢一个人穿越北市那些粗砺的鞍鞯,不再适合我的大宛马我还在石拱桥面徘徊,不能确定步行小巷或者泛舟前行如果你在埠头浣沙,流水在你的园里跌落成瀑我会是一尾鲤鱼,溯流而去,潜行你的鞭蕖倩影在沉潭里,随着漩涡一起盘旋,沉落,漂浮

春节之后,我提前回到湖口,细雨霏霏,江面宽阔礼花落处,梅花岛上梅花乱开,没有一片绿叶凝视铜方日晷,我看不出早晨还是黄昏陨落的纸鸢挂在枝头,草书其背,像读不懂的谶语当一只蹴鞠击落花瓣,我会循声而去仿佛远游经年,汇入欢腾的人群,急于舒展一下筋骨

6

汛期提前到来,我退离湖堤,守望半截出水的松林涛声依然掠过水面,高傲地携带北山樱花瓣蕊和空中的乱云一起,从桥头拾级登上古楼望穿墙头橄榄枝,浊浪排空,不见江东樯橹六壁题诗,一派风花雪月,旧主题匾横斥女墙脚下只有冰糖葫芦的吆喝字正腔圆,抑扬顿挫

我和盐贩一道,大摇大摆走马驿站,向北,不求功名瘦马三匹,拉着修缮改装的战车,不看城头旗号从扬州沿着运河到燕京,过洛阳转吐蕃,重新顺江而下不在乎山岭间奔走的是钱纹花豹还是灵猿野狐秉夜穿过峡谷,我想象山涧深处,你栽种的桃花正艳在我路过的时候,隐隐约约,蒹葭萋萋,琴瑟采采

重新顺江漂流,穿越千湖,我将召集布帆轻舟深入你的旷野,绕过峭壁古刹,比沙鸥更文静渔歌互答。我还编扎竹排,辗转你的湖心采得莲米满舱。不拜谒将军陵墓,不参拜状元古台每当月朗星疏,江面波光潋滟,我会用棋盘编纂星象笑谈天地,只论阴晴与圆缺,不说繁华或衰败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第四章 滨海以及来自海洋深处的潮汐

1

再次眺望你,我就能听到海浪连绵不绝的吟唱海风挟持阳光的灼热,风中腥咸咸的气味让我平静仿佛你就在右侧,我汗涔涔的五指和手腕中,你的手像一条鱼,归顺人间,腹鳍上下蠕动可以假设我是一艘斑驳的木船,缝缝补补,驭水而来当盘旋深渊,我不敢正视涡流,孱弱、畏惧,心存侥幸

我热爱高高飞翔的大雁,它们不会老,没有房子,没有车甚至没有确切的故乡,一生追逐无形无象的温暖我也情愿错误地认定海洋深处,有沉陷的东晋大陆桃之夭夭,你在枝头笑。我就是园子里守望一生的花农用我的泥土遮掩你落英的苍茫。这个世界,只有你,和我我们放弃远行的计划,隐匿于洋流之中,一再返回起点

汽笛倏起,我会一骨碌掀起梦魇的被子,打开台灯在夤夜,月白风清,任何奢望都会被梦幻引向破灭窗外万家灯火,倒映江面。我分不清江水的流向霓虹绰约,异乡让人留恋。如果是一艘游船的船长我会天天期待假日结束,当生意惨淡的傍晚,向左,向右驶向入海口,在你的潮汐中晃荡、随着波涛沉浮

2

当华灯初上,我陡然忘记日落的方位忘记曾经离你那么近,轻微地挪一挪食指会让你察觉我的惊慌。在那片绚丽的天宇下有簇拥的人群,街道两侧陈列着手工缀饰横街上,炙热的海鲜味道和歌手的弹唱混淆一起对坐方木小桌,飘扬的酒旗影子让你的脸庞忽明忽暗

“看见你依然笑着,我感到很美好。”半句手机短信,我反复措词修改,终于囫囫囵囵不言半生爱恨情仇,不说千里思念与忘却假设你就在邻座,或者另一条街向西而饮我大大咧咧撕咬螃蟹红钳,舔干净烫手的鲜贝米饭离开时没有回首,好像从来没有赶过这场夜市

好像每一路车都是末班车,我胡乱挤上去投币一元,才趔趄着寻觅线路示意图“就从枫桥下车”,虽然不在姑苏城外,逆着月光我会发现皎洁的云朵,安安静静浮在深蓝的天空好像路灯下榕树的倩影,缝隙间透出光亮兴致盎然的鸟儿,一再放低声音,叽叽喳喳

3

多么桀傲!这一座“海枯石烂”的天然雕塑一千年,一万年,修炼不成你溶蚀中空的模样濒临大海,以及海岸线上蜿蜒的旅游大道我见过南国的石峰成群,或犀利如刃,或破碎成愁也难解你的虚怀若谷。靠近一些,我就会听到风声猎猎岁月中不再有难以释怀的往事与奢求

所以,我的健忘和海浪同样固执,每次抵达只是一次简短的回味。一再返回海洋深处接受大潮的怂恿,狂饮、醉梦,分不出故里和异乡分不出你和我,谁是水里的盐?谁是怒放的波涛如果你的洲屿连绵,我会呼唤潮头将你淹没如果我孤立成礁,只经历一番四季,将破碎成为你的沙砾

接过电话,我突然觉得尘事比朝露、比晚霞更轻微水淋淋的身体在风中瑟缩。俯卧你的水滨烫乎乎的沙子让人心智恍惚。从午时到子夜我迷醉于你的潮起潮落,醺醺然接受你的驱逐与退却将太阳伞从沙滩边缘,一次次搬迁向你迟尺之遥,极目你的浪沫,温情地抚爱我们的大地

4

突然发现,我的狂想与大海的历史同样无足轻重海上明月照着远方。我只信奉你,你的喜怒哀乐一半浸入水中,采撷波光;另一半在空中翱翔翅膀搭着翅膀,像两只光洁的手相携,一起俯瞰人间穿越谷地海湾,我看见荒凉的滨海泥沼传说中的蒹葭将枯萎的叶子趿拉水面,凌风摆荡

我会极度自私,不向威仪的帝王泄露人间的欢悦不带行李,你和我,敬畏黑暗,分享阳光和水面的反光你的光影中有我一生辽阔无垠的海市蜃楼大漠驼铃、雄关狼烟、茅庐清泉、秋月渔歌我在沙石埠头的酒肆和面赚取远游的盘缠你只纺织我们的衣裳,每次傍晚吱吱回响,犹如晚钟飘扬

你的眉睫浸透海水,浓郁、流畅,你的发梢间有海带轻束翠绿的色泽煜煜生辉,像蜷曲的柳丝在春风中飘拂沙粒粉饰你的脸颊,嘴角上的一抹,我望见你的笑靥中有尴尬时的妩媚,如同失散的海燕,款款掠过浪尖夕晖下,你的脚印纤弱,经不起浪花漫卷而去你的背影沙尘脱落,一瞬间,若有三秋梧桐飘零

5

当你离去,带着你的潮水撤退,我拥有大片苍凉的沙滩从椰子林到海水之间,往返测算,我的步数总不相同我发现的大海螺保持着你杏红色的温暖,数六个螺层湿润的螺腔里回荡着你的声音,从欢腾的涛声我分辨出你的浅吟,氤氲着高原山涧的纯净与天空的蔚蓝你的目光明澈,有穿越沙尘的苍茫与坚毅

海岛围圩成湖,这一池水中没有荷叶相连没有江南的扁舟,在倾斜的竹篙下悠然掉头你或是冷阒的浅褐色礁石,模仿草原上的蒙古包安营扎寨。等西风一起,渐次浸入夜色深处如同一列迁徒的车队,顺风向东,向青草溪边携妇将雏,黄狗嗷嗷,放牧自己的羊群

我会同流离失所的招潮蟹结伴,重新掘地为穴在下一轮潮水到来之前,慢悠悠踯躇海岸我还学习椰树的姿势,蓬蓬勃勃向你的汪洋生长忽略雨水,忽略你潮汐起落的周期。当涛声逼近恍若隔世,这一生,这一世,我的伫望绵延成林跌宕,曲折,缠绕你千里万里的海岸

6

我的身世里,早已是你沧海中的一粟一片冬雪,或者一滴沉陷人间的雨水,漂流而下你的浪花里有我的伴奏,哪怕是不协调的一个音符当沧海变成桑田,我会是洪荒之中一粒野生的草籽草茎狂想成为树干,叶脉舒展成枝,发芽、开花长成明艳的杏树,或者一株青松,倚石而老

穿越海峡,用我的桅杆挑战你飓风的歌声我会坚持自己的冷漠,纵目无视你的光芒从未见过,也将永远忘却前世你的模样。我所发现的只是彩虹,七种颜色的弧形水柱,从汹涌的海浪间升起我还听见熟悉的林涛缥缈,向西,返回山坳之中雪莲花开的时候,溪水潺潺,雏鹰试着飞渡峡谷

我更愿发现你的诱惑,在辽阔无边的大海深处有天空的颜色,无论晨昏,我是蓝色的一粒浸入盲目的洋流,朝北,转东,南回,随你的潮汐西去吞噬海岸线上沉落的爱与希望,与你的水珠一起在晨曦之中重新升起,我们是水,是云,忘却前世和来生我就是你,你是我,不区分天空与海洋

冀星霖二〇一三年十月十五日

逆行射精
昆明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癫痫病知名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