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网曝山西盂县南娄镇国土所长欺骗感情殴打妇女

2018-08-11 14:56:45

日前,山西省阳泉女子肖虹(化名 )通过新浪论坛、中华社区等媒爆料称,山西盂县南娄镇国土所长田某光,作为有妇之夫与其以夫妻名义同居三年多,欺骗感情、骗取钱财,怂恿其妻、儿子、小姨子、小姨丈夫及女儿殴打其致轻伤二级,恳请有关部门依法查处。帖文如下:

一、欺骗感情。

2012年5月下旬,我认识田某光,他不定期带我到阳泉市万水千山大酒店、盂县金龙大街益乐快捷酒店、盂县盛世梅园、盂县东兴大酒店开房过夜,还有先后几次用长城晋C5926车接我到孙家庄国土所(田原单位)的单位值班室过夜。

调到南娄镇后,曾用晋C5572车接我到南娄国土所二楼办公室过夜。

同年7月底,他劝我在盂县某小区租赁了一套3居室,从此我们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2012年下半年到2015年6月中旬,他一直吃住在我家,和我出双入对,其乐融融。

田某光生活作风荒淫无度。在孙家庄任期,他用公车晋C5926,载我两次到野外车震。

2015年2月20日,也就是2015年大年初二,我外甥女带着两个小孩来我家串亲戚,当夜留宿在我家里,田某光晚上回来跟我行房时故意把卧室门打开,弄出好大的声音,说一定要让我外甥女听到这个声音,让外甥女情不自禁也过来参与,那样才能热血沸腾,才更有意思。他在家和他老婆早已习惯了这种方式,我和他行房时扭不过他勉强应对。没想到从那以后即使家里没外人,他也意淫有外甥女参与,还让我答应,一定要劝外甥女和我们一起做几次。

在2016年1月23日,外甥女带着考完试的两个女儿再次来到我家。晚上,田某光又说出他的淫念,希望外甥女参与同房。我忍无可忍,和他行房时,一口狠狠地咬在他的左臂上方,致使当场血渍显现,留下斑痕。

包括省城媒体的来他单位采访,晚上他负责接待时,他都把我带上,跟那位和助理介绍,我是他老婆。

田某光还时不时提醒我,他绝不容忍给他带绿帽子的老婆,坚决离婚,让我耐心等待。

二、骗取钱财。

田某光知道我有积蓄,在2013年8月9日,他回来说,他的工区有个老李,手头紧张,需要30万元周转,每月给1.5万元的好处,他在我防区工地干一天,就受我管制一天,我不给他行方便,他什么也干不成。他们就是变相给我行贿,你得抓住机会。我当天从银行取出来30万拿回家交给他,到10月初才收到他拿回家的两张欠条 。

2013年12月16日,他又回来说,郊区人李某某是揽工程的,需要20万元,一个月倒回来,给3万元好处费。当天我把18万元放心大胆地汇给了李某某。2014年1月17日,李某某把21万元还了回来。

尝到甜头后,田某光就经常回家来问我取钱商务皮具
,以至于到后来,欠条没看见,我手里钱却有了大的缺口。到2015年6月底他失联时,我还有30万块钱攥在他手里,没有拿回来。

三、怂恿其妻、儿子、小姨子,小姨丈夫及女儿殴打我至轻伤二级。

2015年10月7日晚,田某光拿着我三十万元巨款失联的四个月后,我上门去讨要我的钱财。晚上10点钟,我背着背包,顺手从姐姐家窗台上摸了把小锤子塞进包里,来到某小区7号楼下,抬头看他家房间透出光亮,知道有人在家,上去摁门铃,没有人开,再摁还是没人。等到邻居有人回来,我跟着进入门洞,上去扣门,一扣没人开,再扣还不开,三扣四扣没人搭理。一怒之下拿出锤子,猛砸防盗门把手,依然无人应答。最后我把门把手和锁眼破坏掉,返身来到楼下。这时冷不防从胡同开过一辆车来猪粪脱水机
,从车上下来五个人,冲着我大声骂着扑过来成膜助剂
。我抬脚刚要跑开,就被男男女女一伙人摁倒在地、拳打脚踢,手里还拎着大棍子一顿暴打。眼镜当场不见了,裤子被撕成条状,内裤都没有剩下,加田某光6个人一直把我折磨到凌晨2点。

10月8日早上6点多,我拨打报警。现有医院诊断证明如下:1、头顶部皮肤裂伤呈口形,伤口有污染,建议皮裂伤清创缝合;2、左髋部、臂部皮肤青紫红肿,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3、眼睛:睫状体线脱离(右眼),玻璃体混浊(右眼)。右侧上颌窦粘膜下囊肿,右眼外伤性视膜病变。右眼黄班缺失;4、鼻骨骨折;5、10月9日凌晨4点30分,病人反应遗尿、尿床,尿床后搐醒。10日夜如是。

四、用欺骗手段掩盖罪行,耍流氓。

打人事件后,田某光于11月26日又出现在我面前,磕头捣蒜,要和我相依相守,做我的右眼。并一再发毒誓,欠我的经济账,逐渐偿还,欠我的感情债用后半生相抵。并当即拿出工资卡:XXXX 密码:808XXX 放在我手上,让我确认。以后的工资全部归你,当牛做马我心甘情愿。当天铺陈纸张,给老婆刘某某下了最后通牒。下午,我和田某光来到盂县联通公司大楼五层会计室把写好的分手协商通告送到刘本人手里。

处理完这一切,再看看他当时回来的表现,从11月26日、11月27日、12月2日、12月5日、12月8日、12月15日、12月21日、12月25日、16年1月10日,他和我一直往返于盂县和北京同仁医院之间,积极配合医生,希望医治好我的眼睛。因为跑前跑后,我又慢慢开始信任他后半辈子要和我厮守的誓言。回看我们一起3年多的日日夜夜,也不能不说是有感情基础的,所以我决定既往不咎,如果我一直追究他的经济账、和贪污账,他说单位也会不放过他,会开除他。如果工作也失去的话,他怎么清偿他欠我的账呢?我想想既要选择跟他在一起,就要有胸怀饶恕他的曾经。

2015年12月11日下午,我和田某光来到阳泉市国土局监察室找到赵科长,把我之前的举报材料一一否决,说他既没有欠我钱,又没有去开房,更没有贪污、收受别人的财物。我为了能跟他相守,做了今生最大的错事,否定自己,自己打自己耳光,只为了能和他重归旧好。他在国土局楼下的车里从2点20分一直等到4点17分,忐忑不安地发信息问我快完了吗?他为了抹平自己的污点,不惜把我出卖,而我为了得到他,前言不达后语,在这儿自圆其说、胡说八道,真的是令人不耻。现在想想都觉得愚蠢之至。

我的眼睛,被我国最著名的同仁眼科医院专家工程师宣布:今生今世不治,因为拳头击打,黄斑缺失。我的后半辈子将处在无尽的生理、心理黑暗当中。幸亏他有良心,回到我身边照顾,我也聊以自慰一些。现在想来,我的庆幸太早又愚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