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透视眼 第229章:阴魂不散

发布时间:2019-10-13 04:40:22 编辑:笔名

透视眼 第229章:阴魂不散

苏哲次赌石,直到今天都记得那一幕。当时是魏德刚先喊价,接着李全再来竞价。只是用了几千块买下来的石头,苏哲完全没想到会以一千万成交。

那是他人生当中桶金,而且是改变他整个人生的一次经历。

苏哲当时缺钱,他只想成交。钱到口袋才算是自己的,而且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机会让他去想太多。

夏珂此刻的犹豫不绝苏哲能够体会,只是今时今日,他们不再是为了一日三餐而拼命工作的日子。这是夏珂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块翡翠,苏哲自然想让她留下来当纪念。

这块杨梅砂皮赌石,算是让夏珂从认为自己是克夫命转为苏哲人生当中福星重要的一块赌石。

思考良久,夏珂贝齿轻启抱歉道:“各位,真不好意思,这块翡翠我留着有用。不管你们开出多少价格,我都不卖。”

淡淡的一句话,拒绝了所有想要继续竞价人的蠢蠢欲动。

开出两百万那个人有点不甘心,嘴巴张了动,还是放弃。

有经验的人都很清楚,眼前开出的玉肉就算是新坑玻璃种,只是从水头

,透明度看来,别说两百万,哪怕竞价到五百万拿下来,加工几件首饰和吊坠出售都不亏。

来赌石场口的珠宝商不一定每一个都喜欢赌,他们或者愿意看别人赌,然后从解出来的赌石当中,碰到好货,就出手。

场口开门到现在有顾客开出的块高品质的翡翠,他们等了一上午没等到好货,难道有了又不卖。一个个心里都有点惋惜,没能够拿下来,还是忍不住往切开的晶莹透明玉肉上面多看几眼才算满足。

本来神情呆滞的中年夫妇,看到夏珂那块赌石别人开两百万都没卖,再往自己那块毛料瞥一眼,眼中尽是悲哀。

同样是赌石,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别人赌涨,甚至还能够卖几百万;而他们花高价买的毛料终却什么都没。

不过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块毛料害得他们倾家荡产,不可能就这样丢掉。就算是用来当教训,也要把它带回去。

耳边刺耳的石头与齿轮发生摩擦发出的声音,中年夫妇不再理会,径直过去一个抱起一半块毛料望着别人赌涨的毛料轻叹一声。

“两位麻烦稍等一下。”

苏哲追上中年夫妇叫住他们。

中年夫妇停下脚步,看见是刚才赌涨那个青年,不知他突然把他们叫下来有何意。

苏哲看了下中年人手里抱得那块黑癣蔓延到里面的毛料道:“这块毛料你们当时买花了多少钱?”

中年人苦笑下答道:“二十三万,本来还想靠它发一笔横财,如今什么都没了。”中年人看着手中的毛料,眼睛有些湿润。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这个时候,看着一家人未来的希望就在手中这块破石头上面全没了,试问怎么能够保持淡定从容。

苏哲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老哥,你手中那块没用的毛料卖不卖?我家里正好有一块与你这个形状差不多的废料。因为是废料,我之前用来弄假山,你手中这块与我家那块可以形成一个对称的心形。”

“我想买下这块废料,到时让人喷成红色,这样可以让后院的假山添缀一点美色。”理由总是要编造,贸然买下来,说不定会引起别人怀疑。

中年人思索一会,终摇摇头说:“这块石头不值钱,买给你我不好意思开价。送给你吧,因为它害得我倾家荡产,就当是搬回去放在家里当个教训,还是不卖了。”

苏哲佯装思考,片刻后道:“都说千金难买心头好,我在好几个场口都没碰到切开后形状与我家那块的如此对称的石头。既然老哥不好意思开价,那我开价好了。五万块,我想你将那块废料卖给我。”

五万?

中年夫妇错愕下,就算刚才不懂赌涨还是赌垮,废料的话他们还是明白。送给别人的破石头都没人要,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开五万块。

“小哥,你不是哄我开心吧?真的出五万块?”中年人心里有点激动,花了二十三万买,本来连一分钱都拿不回来。突然有五万块拿回来,紧张是难免的,生怕苏哲是随口说下。

“赌石赌垮人的心里我是能够体会的,我又不是闲得没事做追上来哄你们开心。”苏哲表情轻松,本来他想开多一点,就当杯水车薪让他们一家处于完全绝望的时刻,看到更多的曙光。

想了下,十多万买块废料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大家的注意力不是正放在那块杨梅砂皮石上,看到他用五万块买了块废料,肯定会取笑。

中年夫妇犹豫一会,不过很快就与苏哲成就。他们生怕考虑太多苏哲放弃,这样五万块都没了。

转完帐,苏哲从中年人手里接过那块毛料,看起来不是很大,抱在身上就略沉。

“哟喝,号称赌石从未失败过的苏少,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居然花几万块买块废料,难道想等奇迹发生?”

嘲讽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苏哲回过头看到有两个人往他面走过来,脸色顿时不是很好看。

真是阴魂不散。

苏哲心里嘀咕一句,陈国标和谭子轩这两个家伙是吃错药了吧。两个都是医生,不在医院上班,跑到腾冲这种赌石的地方,简直是不务正业。

苏哲有点无语了,腾冲距离昆城两千多公里,让他走厌的脸容全都聚在一起。不知是他倒霉抑或是对方倒霉,不过怎么看都是眼前这两个人倒霉。

将手中的半块毛料放到地上,苏哲拍拍手中的沙子反讥道:“我倒是谁,原来是两只丧家之犬。你们是过来搞基,还是逃命呀?”

陈国标和谭子轩都领教过苏哲的嘴上功夫,克制愤怒冷讽道:“你也就会耍点嘴皮功夫,还真当你赌石水平很高,看这样子,完全是瞎猫抓死耗子,踩了狗/屎运。”

苏哲不怒反笑,“如果我是瞎猫抓死耗子,至少我有抓到耗子。不过陈大医生你呢?就你那点医术,是盲人摸象摸到象蹄给一脚踢碎蛋,还是被象鼻子卷起来四处喷水?近来忙,没有留意,不知陈大医生有没有被省147军医给开除了呢?”

留意到陈国标的表情慢慢收敛,苏哲接着轻讽道:“是不是开除了,然后过来学我赌石。不过我跟你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踩到狗/屎运,说不定你踩到的粪坑,直接掉下去。”

“你――”

陈国标想动怒,一旁的谭子轩连忙拉下他。经过许雅的事情,谭子轩也学精了。苏哲说这话就是想让他们愤怒,这样他更有机会嘲笑,可是偏偏不能让他如愿。

谭子轩面无表情的冷笑下:“逞口舌之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来这里大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是来赌石,就让石头来分出胜负。”

苏哲乐死了,还以为谭子轩会提出什么条件。这家伙别的缺点不算严重,毕竟男人好色很正常。谭子轩上次是受林霸怂恿才会对许雅下手,真让他做下药这种事,未必敢。不过苏哲有专门查过谭子轩的情况,这家伙虽然是名医生,却好赌成性。

每一年,他至少要去澳门输上五百万。

这笔钱不是从谭子文那里拿的,不过谭子轩是一名医生,又有谭友昌这个当副市长的老子,弄上一千几百万不成问题。

很多烂赌鬼就是那样,越输越赌。

谭子轩就是这种人,赢比输少,又越发沉迷。

之前在咖啡馆,这家伙就玩摇骰子比大小输了一百万。今天在这种地方,怕又要重蹈覆辙。

苏哲无所谓,反正是这两个人的钱,赢多少都不会嫌多。

看了一眼谭子轩,苏哲淡声说:“谭公子你要赌石,我事先提醒你,我在赌石上是受幸运女神眷顾的,未逢败绩。别等会连底裤都输掉坐在地上哭娘,到时别赖我。”

谭子轩冷嗤一声,“还幸运女神,别到时趴在地上哭娘的是你。”

指了指地上那块毛料谭子轩接着说,“其它的也不用刻意去找,就你脚下这一块,如果能够开出价值超过五千块的玉,我输一百万。如果里面什么都没,我输你两百万。”

苏哲愣下,这家伙还真不笨,如果他不是事先知道这块毛料里面有绿,还真不敢赌。如果拒绝的话,按照谭子轩这种性格,肯定会趁机讥唇相讽。

谭子轩将苏哲犹豫的表情看在眼里,冷笑道:“如果不敢赌,下次别乱开大话,说什么幸运女神,简直是贻笑大方。”

苏哲脸色沉下来,“谭公子,先不要得意,既然你要赌,我奉陪到底便是。不过赌注方面,我们需要改一下。”

谭子轩见苏哲受激上钩,与陈国标对视一眼,带着笑容问:“你要怎么改?”

苏哲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指着旁边的中年夫妇说:“这块毛料是从他们手里买下来的,本来我是想买来凑一对当风景石。既然你们执意要送钱给我,不可能不拿。赌注两百万起,不需要你出双倍。如果我赢了,你们两个一人两百万。我拿一半,剩下一半给这对夫妇。”

晚点还有一更

成都精囊炎治疗专业医院
哈尔滨治疗盆腔炎得方法
昆明哪家医院宫颈炎手术好
看女性上饶不孕不育需要多少钱
郑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
友情链接